2020年末,一場風雪后,小院速凍成冰。我正準備清掃門前積雪,猛地滑了一跤。由此,勾起兒時“打凍魚”的往事。
那是1950年,那個年頭真是老天不長眼,本來地勢就很低洼的漚田,連年發洪水受災荒。在蘆葦蕩邊四面環水、路不相連的小廈上,住著徐姓、蔣姓兩戶人家。那年一月,田間水位特別高,氣候也特別冷,有零下10度左右。站在門前看去,一望無邊,似一片白茫茫的大玻璃。冰厚有五六公分,水深也有二尺左右。在冰玻璃上可以溜冰玩耍。小孩分不清誰家的地塊和界線,只見到冰下的有形物體和爛泥。
一天,西鄰蔣三子來叫我:“兜午子,跟我打凍魚玩去噢?”我一聽,二話沒說,心想,弄點魚充饑也是好的。立刻就跟他走了。他扛著好幾斤重的木榔頭,我在后面跟著。哪知道三子太有心了,他騙我說:“我把榔頭放在冰凍上,你拖著跑吧。”我一開始還高興,感到蠻好玩的,就拖了。哪知道我傾著身子,用力一拖,就摔一跤。就這樣拖著、摔著、跌著,接連摔了好多跤,疼得我含淚告饒。他又叫我在前面找魚,看到冰下有魚就喊他。我真是個大傻瓜,跑得越快,滑跌頻次越多,直跌得神經麻木、不覺疼痛。溜著、滑著、跌著、找著……哎!看到一條魚了。就立刻喊:“三子哥,快來呀!”他來一看,說:“我打個洞,你伸手下去抓魚。”他甩開膀子舉起榔頭夯了幾下,冰凍打了一個大窟窿,魚被打暈了,像一條死魚。我手伸下去,哎呀,多冷??!膀子短逮不著,強行伸下去把魚抓上來,袖子全都濕透,手指發麻僵硬。我忍著痛苦,繼續找呀、抓呀,找了一個多小時,一共抓了六條,他給我兩條較小的(每條大約二兩多重)。拿回家我還高興,家里沒有吃的,魚湯也是一頓美餐。媽媽卻心疼地責怪我,“袖子潮了沒衣服換,凍死你!”奶奶用草灰爐子為我烘干衣服后,我又穿上。
信息整理: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 
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蘇ICP備10068214號-2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香港正版四不像二肖中特 买足彩半全场技巧 一肖中特平蛇 福建快3网上投注 DG百家 实战百家乐_Welcome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印尼二分彩 p3开机号试机号金码 bg真人appbg真人app ag视讯澳门官网 排列五走势图100期开奖记录 福彩3d和值中奖规则 澳洲幸运5开奖历史查询 腾讯分分彩如何杀号 澳洲幸运10开奖直播 DG视讯官网平台